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www.38066.com >

托养中心为何成了鬼门关?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09-11 16:00 点击数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知道合伙人影视综艺行家采纳数:859获赞数:32500专注百度产品十余年,百度知道,百度口碑,百度贴吧,百度竞价均有涉及。向TA提问展开全部

  去年8月,广东15岁自闭症男孩雷文锋走失,同年10月,他被送进了广东韶关市新丰县的练溪托养中心。不到两个月后,雷文锋患病死亡,具体死因目前仍是疑问。

  当地殡仪馆记录显示,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,49天内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有20人之多,还有媒体报道该托养中心“近6年内死亡近百人”。

  当地政府在通报中表示,“这个中心手续不够完善,不完全具备资质”,但“所有送到这个托养中心的人员,政府都会根据人头进行补贴”,而且调查发现“有政府职能部门的人参与其中”。

  雷文锋从走失到被“救助”到最后死亡,到底经历了什么?谁来为这种“救助”名义下的死亡负责?

  如果说一个自闭少年的死亡可能是意外,那么49天内20人死于托养中心,经营者、管理者已经难辞其咎。社会救助本应展现温暖与善意,却没想到结果如此冰冷残酷;托养中心本应安顿流浪的生命,最终却成了“鬼门关”。

  2003年孙志刚事件直接推动了《收容遣送办法》的废除,取而代之的《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》让社会救助被规定为自愿而非强制,被认为是救助制度与人权保护的双重进步。

  2003年3月17日晚,任职于广州某公司的湖北青年孙志刚在前往网吧的路上,因缺少暂住证,被警察送至广州市“三无”人员收容遣送中转站收容。次日,孙志刚被收容站送往一家收容人员救治站。在这里,孙志刚受到工作人员以及其他收容人员的野蛮殴打,并于3月20日死于这家救治站。2003年6月27日,广东省高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:以故意伤害罪,判处被告人乔燕琴(救治站护工)死刑;李海婴(被收容人员)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;钟辽国(被收容人员)无期徒刑。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刑。

  2015年8月,民政部、公安部下发《关于加强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身份查询和照料安置工作的意见》,进一步明确了民政部门和公安机关在流浪乞讨人员管理的分工,强调要建立流浪乞讨人员身份快速查询机制、寻亲服务机制和滞留人员身份查询长效机制,帮助其及时回归家庭。其中,还特别指出,要做好滞留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工作。

  但制度的进步不能替代管理的进步。少年雷文锋之死,折射出部分托养中心不仅在漠视未成年人利益,更可能已演变为牟利的赚钱机器。涉事的练溪托养中心没有落实“分类托养”的原则,而是将成人和未成年人共管;餐饮、居住、卫生条件恶劣,设施设备显然无法满足滞留人员服务需求。从雷文锋已经瘦得父亲都认不出来看,该中心很可能一边拿着政府的人头补贴极力扩大规模,一边极力压低成本,最终异化为控制流浪者人身自由为自己谋财的机器。

  “托养中心”作为一种社会公共服务无可厚非。官方救助站设施设备不足,转而向社会购买服务,从社会发展看这是大势所趋,是社会管理方式的进步与创新。通过让社会办慈善,也有利于打破政府包办一切的模式,发展出一个人们期待已久的“大社会”。

  然而,“社会”的发育同样应在约束之中。从近年屡屡曝出的民间福利机构乱象看,无论是残疾人托管服务还是民间养老机构,外包与放权只是第一步,放管结合更为重要。社会救助的对象本来就是社会中的最弱者,对托养机构事前的资质审查、事中全程监管、十九大体会怎么写?有干部网上抄袭被党内严重警。事后的问责惩治一环也不能少,一旦“光照不到”,弱者的权益保护可能会沦为空谈。

  监管不力,民政部门难辞其咎。托养中心4名负责人被采取强制措施,负有监管责任的民政部门是否也要承担失察之责?

  如何对待流浪乞讨人员,折射出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。昨天,是孙志刚被殴打致死14周年,若非少年雷文锋之死,这样一个日子已经没有多少人记起。

  14年来,中国的文明程度早已递进,社会管理能力不断加强,但在公众目光的盲区里,救济过程中的人身限制多少还存在;地方保护主义可能还在庇护托养中心的胡作非为;救助托养执法监督的缺失也在助长善意的掉价。

  全社会关注雷文锋之死,也在期待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更加完善,让流浪的心真正拥有善意的避风港。毕竟,我们已无法坐视弱者再走进打着“慈善”之名的“鬼门关”。

关闭窗口